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朱国强:坚守,一种朴实无华的信仰

  发布时间:2016-09-21 14:16:13


前不久,刑一庭张占龙庭长说,他们庭的老同志朱国强下个月就退休了。乍一听,挺吃惊,印象中,每天都会在早晨上班路上遇见他,自行车,手提袋,略显疲惫的步伐。得知我们要采访他,朱国强起始连连拒绝,但在提起自己35年的法院工作时,便不由得打开了话匣,侃侃而谈间,我深深震撼于一个老法官的执着,奉献,曾经轰轰烈烈后,如今,静享一种如释重负的朴实无华。

我曾创造“法院之最”

1981年,25岁的朱国强进入任丘法院,工作的庭室正是当时的经济庭。从书记员做起,一路走过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及至审委会委员。众所周知,经济形势瞬息万变,经济案件新类型、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对审判法官的法律知识、业务素养、职业技能挑战极大。朱国强坦言,为此,自己从不放弃任何一次学习充电的机会,各种法律书籍更是广泛涉猎,加之在审判实践中对各类案例积累总结,调查研究,自己得到全方位提升。时间进入2000年,大规模的国企相继陷入改制、重组、破产困境,不计其数的纠纷大量涌入法院。朱国强说,当时,经济庭的法官们可真是披荆斩棘奋战前线,竭尽所能保护国有资产,平衡职工利益。2001年,有着任丘第一大厂之称的老国企“任丘市丝绒厂”濒临破产,此厂曾因生产“幕布”等拳头产品享誉华北,职工300多人,固定资产2000多万。资产多,职工多,矛盾多,当时坊间流传一句话“摘掉一个麻绒厂,可以去当秘书长”,可见难度之大。朱国强受理案件后,不眠不休的阅读分析相关卷宗,在互联网不发达且尚不普及的情况下,他甚至多次去网吧查询相关案例处理方案及结果,将其作为参考,指导案件审理。为了更了解情况,朱国强自己也记不清曾多少次走进丝绒厂,与几级领导进行过几番沟通,记不清多少职工家中留下他的脚印、拿出了多少套方案,但是麻绒厂的领导和职工却熟识他,这个几个月间数次见面,工作起来认真仔细,沟通起来平易近人,穿着朴实无华的平民法官。他用自己执着的努力,硬是将一件“骨头案”啃下,既防止了国有资产流失,更稳定了职工的心,成为几百人的“主心骨”。

说起当年的伟绩,朱国强很平静,一如他低调的个性。30年来,凭借过硬的作风,扎实的业务,他经办的高难度案件不计其数,挽回经济损失无数,更是载誉无数,但朱国强说,自己最骄傲的是,30年坚守在经济庭,真真开创了任丘法院之最,他不能辜负这个“最”,付出再多都值得。

我没给刑庭“拖后腿”

2011年,朱国强从民二庭庭长的岗位上退下来。而当时,各种社会矛盾纠纷涌向法院、案多人少现状日益突出,他凭借自己对职业的无限热爱,高姿态,平心态,服从领导分配,成为刑一庭一名普通的审判员,再次冲锋到一线。

从事民商事审判30年,朱国强是当之无愧的业务骨干。当被问到进入刑庭作何感受时,他略作思索后很认真的说,法律是相通的,法官也是,只要心里装着老百姓,在哪都能迸发工作的热情。

2012年7月,任丘某村的小李(男)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不幸去世,法院审理后,肇事方赔偿了18万元。但在赔偿款的分配上,小李的母亲和妻子却互不相让,大打出手。朱国强庭前庭后做了大量工作,双方无和解意向。有人劝他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尊重法律就行了。但朱国强没这样做,他多次将婆媳叫到法庭,为其释法明理,并亲自去其家中走访,提出多套切实可行的建议参考,在他努力和坚持下,婆媳俩和好如初,你谦我让的分配了赔偿款。2013年夏天,同样是一起车祸曾引起巨大轰动。当时,交通局的三名职工雨天执行公务时,遭遇交通事故,造成“三死”悲剧。肇事方一贫如洗,出事方为公务人员,焦点聚集,矛盾尖锐,案件庭审时,100多人到现场,哭闹打斗,一下上升到“白热化”。面对这起“挠头”的案件,朱国强不退不让,勇挑重担,他凭着自己扎实的理论、不懈的努力、执着的奔走、多方协调,多头“说服”,白天做工作,晚上想方案,经过近五十个日夜的奔忙,终得尘埃落定,当事人纷纷伸出大拇指,赞其为“人民的好法官”。

在听他讲述这些案例时,我不止一次的感到热血沸腾。所谓奉献,所谓伟大,也不过如此吧。但朱国强用“没什么”作答,他说,这是每一名法官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做的事,法官眼里案件无大小,都关乎当事人,都当竭尽全力。最后,他说了一句最朴素的话,干刑事审判这几年,“我相信我没给刑庭拖后腿”,这句话,最是朴实感人。

爱好契合了职业,我很幸福

我印象中的法官,多是理性的化身。我印象中的朱国强法官,更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提到法律时,他出乎意料的言语多起来,我感受到他由衷的热爱,因为热爱而敬畏,因为敬畏而心甘情愿的付出。

与他同一办公室的赵华卿法官讲起这样一件事。有一年的冬天,朱国强生病发高烧,但提前已经定下当天的庭,远在外地的律师也早早赶来,朱国强服用退烧药后迟迟没有效果,眼见庭审时间临近,他急匆匆赶往审判楼,不想却在上楼梯时重重摔倒,被扶起时,他脸色憔悴,苍白的吓人。连律师都劝他先去医院。他让众人把他扶到椅子上,呼吸急促,很长时间缓不过劲。大概半个小时后,他走上审判席。断断续续进行的一个半小时庭审,他硬是在担忧中坚持下来,却在庭审后住进医院。当时,外地的律师激动的语无伦次。朱国强说,自己身体不是很好,带病开庭确实是常事,那次只是比较严重而已。当然,摔跤这个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为了工作,算不得什么。

为了工作,作为一句宣言确实不难,但身体力行的践行,并且用35年时间践行,职业的崇敬感无疑已经深入骨髓。朱国强说,他热爱文科,法律也是文科,所以,他就幸运的选择了自己热爱的职业,不能辜负。他经常从古诗词中寻找办案灵感与策略,也会收看《神探狄仁杰》等电视电影,总之,只要关乎法律,自己就会关注学习。他说,他愿意在夜晚办公室的灯光下读书看卷,写判决,感觉特别踏实。他还说,虽是退休在即,不过还是时不时的开庭或者配合别的法官开庭,当然,对于年轻法官的请教咨询,他更是知无不言,倾心相授,在传承中,延续法律的生命。我相信,法律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法官亦成为他最珍惜的身份和信仰。

走在人群中时,我们也许很难发现朱国强,朴素的衣着,朴素的言谈,很容易淡出视线,但翻阅卷宗履历时,一件件大要案,一叠叠证书,又带给我们心灵的震撼。我想用朴实无华作结,拥有信仰的人生,才能拥有难得的平淡与安然。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