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一场生命权纠纷化解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6-07-22 09:14:49


2015年9月,对于任丘某村的王某来说,无疑是一场永远醒不来的噩梦。这天,王某到大姨家走亲,正赶上大姨下地耕田,王某年轻力壮,遂要求前往帮忙。孰料,死神正悄悄走近他。王某在驾驶拖拉机拐弯过程中,不慎跌落西邻田地一个因人为取土形成的50×20深度约4米的坑内,当场死亡。

不幸发生后,两个家庭刹那间崩溃。王某大姨家倾其所有筹出25万元,用于发丧并为其家属提供微薄帮助。王某的妻子则带父母孩子到坑的主人李某家中讨要说法,让其赔钱。莫名其妙的李某家无法接受这样的赔偿,极力否认坑为自己所挖。双方为此事纠缠不休,原本沾亲带故的两家开始结仇。此间,亲戚朋友,村两委成员也多次入户予以调解,但收效甚微。2016年初,王某家人向议论堡法庭提起生命权之诉,请求法庭判决李某家赔偿损失14万元。

议论堡法庭副庭长田亚辉接手了这件挠头的案子。当时,这起纷争在辖区内影响很广,他希望尽快妥善解决,防止事态再度扩大。受理案件后,田亚辉很快捋顺了案情,并亲自到王某家中走访,王某的家属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缓过来,倾塌的家庭一派荒凉。田亚辉真诚的表达了对这场意外的惋惜,并试着与王某家属进行协商,希望他们理性看待事故与赔偿。但王某家属认为,14万元的赔偿相较于一条人命来说,根本不算多。如果不是李某家地里挖坑,王某怎么会丧命?当天的沟通,因原告方情绪激动没有取得成效。田亚辉又将李某叫到法庭,李某也同情王某的遭遇,但对于自己承担赔偿责任叫屈不止,在听到法官对于自己应负的法律责任的阐述后,李某很恼怒,称坑不是自己所挖,王某翻进坑里,自己没责任,后愤而离去。为了更好的了解情况,田亚辉带着书记员来到出事现场勘察。这是两块从属两个村子的相邻地,中间有小路间隔,事故坑年头久远,四周杂乱不堪,村民议论纷纷,所有场景无不让田亚辉觉得这起纠纷解决之难及影响之大,如果判决,先不说两家势必决裂,被告极有可能不履行判决,那原告权益将很难维护,而只有调解,才可能是彻底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很快,田亚辉再次去王某家调解。因赔偿无门,王某的家人怨气很大,言语间流露出动武的想法与上访的意向。田亚辉耐心的安抚其情绪,并站在他们的立场、从法律与情理的角度分析利弊得失,经过连续几天的耐心说服,王某家属开始趋于平静。孰料,被告一方找出一个证人,证实王某出事当天是喝酒开拖拉机,借以摆脱自己的干系。田亚辉反复给其讲解法律关于相关问题的规定,李某不服。此后,田亚辉多次到李某家,并邀请村干部、司法协助员,甚至是包村干部一起做李某工作。过程中,他还与李某一起到出事现场,向他介绍王某家凄惨的现状,法律的威慑,情理的感召下,李某的态度有了转变,对赔偿一事表示了默许。

虽然双方都有了让步的意思,但必须尽快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底线,否则以前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田亚辉丝毫不敢松懈,依旧是奔波在调解的路上。一次又一次说服,一次又一次走访,一次又一次的提出建议。在他的邀请和指导下,两个村的村委会成员也通过分别、交叉游说等方式从中予以协调,并形成一张严密的调解网络,时时沟通,及时调整策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经过多方努力,双方当事人就赔偿一事终于可以坐下来商量,数额也慢慢接近。半个月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被告李某一次性赔偿王某家属4万元。对于这场持久的纠纷,在交付赔偿的那一刻,双方都有些尴尬与感慨,均称以后亲戚还是亲戚,会照常走动。

不久,原告王某的家属将一面写有“执法为民一身正气,维护正义两袖清风”的锦旗送到议论堡法庭。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