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任丘法院首用限制出境 威慑作用执结劳动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5-09-15 15:11:13


9月9日,在任丘法院执行一庭,年近70 的朱老汉用颤巍巍的手从执行法官处接得51853元执行款,在结案笔录上签了字。至此,任丘法院首例利用限制出境震慑被执行人履行义务的案件顺利执结。

朱老汉是任丘市北汉乡某村人,是本案申请执行人朱某的父亲,监护人。朱某原系任丘某公司员工,2005年11月9日在执行公司任务中受伤,经沧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一级伤残,护理等级为完全依赖。2008年3月20日,朱老汉以法定监护人身份与该公司签订协议书,协议书就朱某工资给付标准、年限、护理人费用以及朱某后续的就医治病费用等进行了规定。协议签订后,该公司履行至2014年5月。自2014年6月起,不再支付协议约定的赔偿。2015年2月13日,朱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该公司按协议支付2014年6月-12月各项费用共计51413元,法院经审理,支持了朱某的诉求。

2015年8月17日,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为尽早尽快帮申请人实现其合法权益,8月19日,执行一庭法官左占久就向该公司下发了执行通知书,督促其履行判决书确定义务,报告当前及收到通知执行书之日前一年的财产运行状况,并将不履行法律义务的后果悉数告知。但没有取得效果。后,左法官去金融机构查询该公司账户,查得名下无资金,走访公司,得知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去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询企业登记情况,发现该公司的企业名称及股东都在2014年进行了变更,虽原公司还存在,但不再年检,亦不再进行生产经营。与此同时,原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氏父子定居国外,寻找困难,执行工作变得举步维艰。

新公司仍在运营,却只能执行变更前的公司,这让执行经验丰富的左占久法官觉得,李氏父子有很大的逃避执行的嫌疑。申请人亟待钱款进行治疗,被执行人却侨居国外,如何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惩治有履行能力却拒不履行的被执行人?此起案件,因被执行人出国的特殊情况,左法官想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中关于采取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出境的规定,经向院领导请示,制作了《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告知书》。由于之前曾多次进驻家具公司及其所在村周边调查走访,告知书和决定书制作后不久,左法官通过多方渠道搜集到一条线索,李氏父子因家族中有人去世回家了。得到这个消息,左占久及其他执行人员一刻不得停歇的赶到现场,适逢出殡当日,一行人员便等在村口,等丧事完结,执行员径直将李氏父子带到大队支部,向其送达手续以及决定书和告知书,并陈明利害,将列入失信黑名单后的影响特别是限制出境的后果向对方进行了详细说明,迫于法律的威严、黑名单的压力、限制出境的现状,李家父子当场表示愿意履行法律义务,承诺尽快将赔偿款50000余元打到法院账户,并对申请人表示歉意。

9月9日,朱老汉准时收到了该公司通过法院转来的劳动合同案件的案件款51853元。第二天,李氏父子登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