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案件快报

女子务工途中被切断手掌之后......

——任丘法院长丰法庭调解工伤赔偿纠纷案始末

发布时间:2020-09-01 16:21:43


近日,任丘市长丰镇某村女子殷某某来到辖区的长丰法庭,此时,距离其工伤事故发生已近两年时间,她的手掌依旧清楚的看到疤痕,几经坎坷,终于拿到赔偿款,在签下协议书表示双方再无纠纷的那一刻,殷某某表情凝重。

灾难突如其来 女子务工途中手掌被切断

不好了,出事了,有人的手被机器切断了!2018828日,任丘某食品有限公司里,传出杂乱的叫喊声。很快,公司老板雷某某闻声赶来,眼前的一幕吓呆了他,殷某某右手一半手掌已经掉落,鲜血淋漓。救人要紧,在通知殷某某家人到来后,众人将痛不欲生的殷某某送至沧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进行接掌治疗。因送治及时,殷某某的手总算是勉强保住,期间花费治疗费13万元,老板雷某某也予以支付。然而,随着殷某某治愈出院,先是责任谁来承担,再是后续赔偿数额确定,双方却开始争议不断。这起纠纷在村中引起不小的影响,村民们议论纷纷,村两委班子成员以和谐为己任,从中几经协调,为双方做了大量思想工作,希望双方能够和解,却收效甚微,最后,殷某某在村干部引导下,到辖区的任丘法院长丰法庭寻求帮助。

法庭引导申请仲裁 食品公司提起诉讼

长丰法庭工作人员田稳强、王长根接待了殷某某及其家人。这起纠纷在转至法庭之前,他们多少有些了解,雷某某的食品公司从事肉加工生意,此次事故,是机器操作不当导致,雷某某觉得自己也无辜,况且已经支付了13万元医疗费。殷某某家人觉得,殷某某因打工致残,眼下的痛苦不说,将来对生活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他们需要雷某某用高额赔偿为事故买单。时间在推移,双方矛盾在加深,法庭工作人员从法理、情理、乡土人情方方面设身处地为双方做思想工作,但双方先是因为赔偿数额的极大悬殊、后又因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争执不休,致使调解数度中断。20192月中旬,在长丰法庭引导下,殷某某向任丘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21日,仲裁委员会出具裁决书,认定了殷某某与任丘某食品有限公司为劳动关系。20196月,任丘某食品有限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食品公司与殷某某不存在劳动关系,任丘法院经审理,驳回其诉求。很快,该食品有限公司提出上诉,沧州中院受理案件后,依申请启动司法鉴定程序。

再回乡法庭 群策群力助力调解成功

2020325日,因等待鉴定结果不及的殷某某在家人的陪同下,拿着诉状再次来到长丰法庭。其在诉状中请求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医疗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医疗补助金、就业补助金、护理费等损失共计52万元。长丰镇党委、政府十分重视此纠纷,指定乡镇领导、包村干部挂帅,组成由法庭人员田稳强、王长根和村干部雷中华、丁文清为组员的工作小组,专门攻破此案。工作小组经过两次碰头,一致认为通过全方位、立体式做双方思想工作,最终达到将纠纷化解在诉前、维护辖区社会和谐稳定的目标。法庭工作人员田稳强、王长根很快在长丰法庭约见了殷某某,殷某某遭受重创又长期索赔无果,面容憔悴,情绪焦虑,声泪俱下的讲述自己遭遇变故后生活艰难,要求雷某某必须赔偿自己52万元,态度坚决。而某食品公司一方,经过法庭工作人员反复约见、村干部反复上门游说,终于不再坚持其与殷某某并无劳动关系,但是在赔偿数额上,雷某某表示,自己也是小本买卖,已经支付医疗费13万元,顶多再支付5万元。巨大的赔偿悬殊让参与调解的同志着实为了难。于是,工作组同志再度碰头,他们从殷某某后续治疗与生活、雷某某的经济能力、双方是否能互相做出让步等方面,就该起纠纷进行重新分析和研判。经过反复考量,工作组认为,综合各种因素,殷某某提出的赔偿数额和食品公司的赔偿数额应该有一个更为折中、且对双方有可行性的数额,作为调解的目标、有了这个方案后,工作组进行了分工,由村干部负责做食品公司工作,法庭工作人员主攻殷某某。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法庭人员田稳强、王长根同志的耐心说服,法理、情理的渗透,殷某某心理预期逐步降低,而食品公司却难以攻破,甚至拉起价格战。

时间在推移,工作进展依旧缓慢而艰难。工作组同志认为,再拖延下去,恐之前调解功亏一篑。经最终协商,他们决定,通过部门联动,联合环保等部门给雷某某的食品公司施加压力,此时,雷某某再也不能淡定,主动找到乡法庭,表示愿意接受法庭给出的方案和赔偿数额。

20207月,殷某某与雷某某的食品公司达成协议,约定雷某某除去支付的13万元医疗费,再赔偿殷某某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医疗补助金等计20万元,双方再无纠纷。

至此,这起工伤赔偿纠纷经过乡镇党委、乡法庭、村委会的周密分工与合作,最终画上圆满句号。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