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任丘法院:化解疫情前后 “口罩”之争

发布时间:2020-07-31 10:47:19


2020年7月21日,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诉任丘某公司口罩买卖合同纠纷经由任丘法院议论堡法庭多次调解,终于尘埃落定,当事人双方对调解结果均表示满意。

2020年伊始,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突如其来,几乎一夜间,口罩成为广大市民外出活动的标配,有需求就有市场,口罩成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商品,成为“刚需”。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市场上口罩交易也是异常活跃。2020年3月9日,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经过重重努力,终于联系上任丘某公司,双方于当日签订口罩买卖合同,约定任丘某公司向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出售口罩59万只,含税单价为2.1元,一并约定了违约责任为每延迟一日按延迟货值的千分之一计算违约金。合同签订之日,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即给任丘某公司先行支付了部分货款63万元,任丘方也将10万只口罩发货至北京。然而,不想半路却生变故,任丘某公司在供应10万只口罩后,停止了继续供货,双方为此争执不休,4月23日,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将任丘某公司诉诸法院,请求任丘法院解除双方合同,返还货款42万元,按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

任丘法院议论堡法庭受理案件后,鉴于特殊时期,案件的特殊性,且标的较大,决定从调解入手,争取案结事了。四月的疫情还不甚稳定,赵洁涛法官首先选择了电话调解,他向双方代理人陈明调解本意,不料双方态度都比较强硬,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坚决认为,任丘某公司暗度陈仓,不是没有货物供应,而是口罩货源紧张且价格涨势强劲,他们想谋求更大利益,故违反约定。而任丘方公司则坚称,并非故意不供应口罩,而是自己是小厂家,生产数量不多,也需要以采购方式为北京某科技公司供货,因为采购遇到难题,口罩价格又节节攀高,断货是无奈之举,双方对此事各执一词,争执不下,调解遭遇困境。但赵洁涛法官并没有放弃,他多次通过电话联系双方当事人,从法理到情理,从经商之道到失信对商家造成的不良影响,设身处地为双方当事人着想,在他入情入理的分析引导下,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表示可以让让步,这让赵洁涛看到了转机,正待他想要联系任丘某公司时,第二日,北京公司却打来电话,提出不能更改诉求,这让调解再一次停滞。赵洁涛法官觉得,在全民抗议的特殊时期,稳定大于一切,而调解,无疑是维护稳定的最好方式,一鼓作气,他开始继续谋策略,想计划,寻找双方利益最佳契合点。4月中旬,等不及结果的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女士来到任丘法院议论堡法庭,赵洁涛法官接待了她,认真倾听她的诉求,为其讲解相关法律规定,并再度重申了自己调解的初衷,希望张女士能够予以考虑,争取实现双方利益的最大化。年轻法官的热情、真诚和设身处地让远道而来的张女士受到感染,她表示回到公司考虑考虑,尽快给法官答复。6月初,北京的疫情突然严重起来,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不能再到法庭,赵洁涛法官一直通过电话与其联系,询问对方意见,并与其共同策划最佳的方案。这时,任丘某公司突然提出,想继续履行合同内容。此时,虽北京疫情出现反复,但全国疫情整体向好,口罩亦不是稀缺物品,价格也下降不少。赵洁涛觉得,任丘某公司的这一做法,可能会让之前的调解功亏一篑。于是,他又反复与任丘公司联系,做其工作,从相关法律规定,到失约将要承担的法律后果,到失信对企业的不利影响,以及激化矛盾造成的严重后果,推心置腹的与任丘公司进行沟通交流,直至其放弃继续履约的念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近三个月反复的调解工作之后,双方当事人于7月21日达成调解协议,北京某科技公司同意任丘某公司返还37万元(放弃了5万元),其他不再主张,很快,任丘某丘公司将37万元货款返还完毕。

疫情无情,人间有情,纠纷无情,法官有情,“口罩”之争,争的是利益,而竭力调解,是责任感使命感使然,赵洁涛法官以执着的坚守,为这起“口罩”之争画上圆满句号,既维护了特殊时期的和谐稳定,更让司法为民理念闪烁光芒。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