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案件快报

拒执罪判刑之后……

发布时间:2020-01-06 08:53:50


12月5日,任丘某村的李某五与李某英的返还原物纠纷终于结案。就在前几日,李某五搬出了争议房产,李某英将3万元钱打至法院账户,在2019年的年终,这场因房而起、旷日持久的亲情之争算是画上了句号。

因房起嫌隙,姐弟俩对簿公堂

李某五与李某英是亲姐弟,其父母在任丘某村拥有平房一处。1992年11月,李家父母在任丘市公证处办理公证遗嘱,内容为二老所居住的房子因破旧无法居住,由女儿李某英拆后重建,重建后北房五间、东厢房和整个院落归李某英所有,其他人不得干涉。后李父去世,李某五便与母亲居住于此,到2012年,李母去世,李某五仍坚持居住该房,至此,矛盾露出端倪。期间,李某英曾找到亲戚朋友和村委会领导帮助说服李某五让出房屋,但李某五以种种理由拒不搬出。2014年,多次协商无果后,李某英一怒之下将亲弟弟李某五诉至法院。2014年6月18日,任丘法院作出判决,判令李某五一个月内搬出争议房屋。

穷尽执行举措,李某五因拒执入狱

2014年8月19日,李某英向任丘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考虑到双方是亲兄妹,执行法官杨锁州本着“化解心结,维系亲情”的目标,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但双方态度都异常坚决,李某英坚持让李某五搬出房屋,李某五硬是不搬,这让执行法官执行和解的初衷碰了壁。非但如此,李某英频繁找到法院,多次要求强制执行,言辞激烈,情绪激动,杨锁州只得加大做李某五思想工作的力度,多次走访,多次约见,求助村委会,乡政府,找到亲戚朋友,各种协调,但李某五只有四个字回应:我就不搬。后执行人员查询了李某五的房产情况、车辆情况和存款情况,结果都不甚理想。时间在流逝,李某英愈发没有耐心,强烈要求让李某五立即搬出房屋。2016年月4日,执行人员、书记员和法警来到争议房屋,与李某五夫妇说明情况后,在司法局公证人员见证下开始强制搬迁,未料,李某五以喝药、割腕等方式进行抵制,强搬只得停止。2016年11月,经任丘法院主管院领导研究决定,将该案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2017年6月初,案件经由检察院公诉至任丘法院,6月15日,任丘法院作出判决,以被告人李某五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满释放,法官不言放弃终促成和解

2018年6月,李某五刑满释放。不久,李某英联系执行法官杨锁州,表达了再度申请强制执行的想法。而此时,李某五因入狱受到很大震慑,开始四处躲避,针对法院的再次联系躲起了猫猫。对于李某英,执行法官一次又一次做其思想工作,从法律,到亲情,到乡约民俗反复予以劝解,让其顾及姐弟关系,不要立即申请强制执行,给对方留点时间,对于李某五,杨锁州则在寻而不得,得而不应的境况中费尽心思,一方面通过约见,入户做李某五妻子思想工作,经过不懈坚持,终于见到李某五,然而李某五依旧以种种理由拒绝搬迁,虽是屡屡碰壁,但执行法官依旧秉持执行和解的初心,不厌其烦的弥合这段破碎的亲情。2019年6月20日,因为李某五扔不搬家,李某英最终再次向任丘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再次拿到执行通知书,李某五有些慌了,凭着这个情况,杨锁州加大做李某五思想工作的力度,在他的邀请下,村委会干部也帮着予以说服,在法律的震慑和法官的精诚坚持下,李某五终于略有松动,但是他又以修葺房屋、疏通管道等理由提出让李某英给其6、7万元的经济补偿。虽是难度重重,但总算有了阶段性的胜利。这时,执行法官调整思路,开始做李某英的工作,对于这个赔偿。李某英先是拒绝,但经过杨锁州反复的亲情感召,李某英最终答应可以给点补偿。随后,在补偿数目的问题上,执行法官在姐弟之间反复权衡,反复劝说,经过近半年的不懈努力,最终,双方在3万元的补偿上达成一致。

2019年阳历新年将至,李某五搬出了住了十几年的房子,这也预示着这场争执的结束,很快,李某英将3万元补偿款通过法院转给了李某五。五年了,在执行法官的执着坚持下,这起貌似不能化解的争端总算是和平收了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