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那些年的年味

  发布时间:2019-02-12 10:22:54


故乡有句俗语,二十三,糖瓜粘。意思是这天要用糖瓜上供灶王爷,粘上他的嘴,以免他在玉皇大帝面前说家人坏话。

说起这个梗,我不由得想起童年的趣事。那是大概三十年前了吧,我六七岁的样子。当时邻居家的姨做“倒爷”,就是随着时节做不同的小买卖,腊月二十三,她趸了一车糖瓜卖,结果,卖剩了不少。姨疼爱我和弟弟,便用军用书包装了一包送给我们。忽然间见着这美食,听妈妈说我当时食欲大开,守着个包一天没动地方,硬是吃的烧心反胃,高烧迭起,从此多年及至如今,我依旧是不喜欢这个甜品。

这都是后话。腊月二十三终究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小年,昭示了年清清淅淅地活泛了起来。不知为什么,提到年,我总是很自然的想起童年过往,想起鞭炮声里捂着耳朵的欢呼,想起雪地奔跑时辫子上红绸子的飞舞,想起一种糖面,吹起时敷面如小丑,想起那些我如今虽是见面却未曾相识的儿时玩伴。

似乎,在我的记忆里,年味更多的停留在北方农村干裂的土壤里,凛冽的寒风里,泛白的哈气里和脆生生的欢笑里。我们曾经那样渴望一顿美食,渴望一件新衣,渴望一次奔跑,而年,满足了我们对于幸福生活全部的期待与神往,这期待,从每年的腊月就开始了。

进入腊月,赶集成了最美的事情。农村的大集总是蔚为壮观,延绵数里,人声鼎沸。听妈妈说,一进到腊月,只要是身体尚能动的买卖人,就都上集了,他们不忍辜负这一年生意人最好的光景。赶集是一件仪式感很强的集体活动,妈妈总是集合当家婶婶一众人,携着各家子女,浩浩荡荡的一路前往。我们各怀着激动,成年人有亲手操纵一场仪式的激动,孩子们有大饱口福的激动,驴肉火烧的香气从不曾改变,冰糖葫芦的风姿依旧绰约,各种水果鲜嫩的让人口水直流,为了安抚我们,妈妈总是先给我们买吃的,堵住嘴,下面的流程才会顺利些。多年来,我从不曾忘记那时农村的大集,鲜鲜活活的,不只商品是鲜活的,甚至赶集人讨价的叫嚣声,品尝食物的热气蒸腾,以及那纯真自足的黑膛膛的笑脸,都让人泛起浓浓的感动。

腊月大集最亮眼的事,便是每个人都会选购新衣。在那个物质精神双贫乏的年代,果腹勉强为之,新衣便是珍稀之物。我自小爱美,为着这件新衣,我总是反复挑选斟酌,便成了大集的常客,严寒中的坚守。我从不满足一件新衣,而是执着于与众不同,或许掘地三尺,却总能心想事成。我会抱着这件千挑万选的新衣入睡,在每一个来家中的客人面前展示,往往,还未曾到大年夜,新衣便已然穿脏。那种幸福,是如今日进新衣所不能比拟的,每每想起,总让我怀念万分。

随着年的临近,家中的大事小事便接踵而来,首先是扫房。我的奶奶是地主家的小姐出身,是一个仪式感极强的小脚老太太。奶奶带领下的儿媳们,自然也不能含糊。扫房一般一天不能完成,家中物件只要能移动便要移动,犄角旮旯处皆不能错过,偌大的笤帚一天挥动下来,腰酸背痛却不能言语,洗涮缝补的一天,手更是受冻如萝卜,即使如此,妈妈和婶婶们已然干得热火朝天,笑语欢颜。如我一般的孩子,免了这苦差,做一个观望者吧,欢呼在忽然滚出来的一个球或者一个盒子,那时的快乐,多与物质无关。

扫房过后,家里的铺盖焕然一新,感觉日子也新奇起来。开始有了美食的期待,平时鲜见的蔬菜和水果也备上了,虽然会因为偷吃而被叫嚷,但总是好过从前,手里有了一些小钱,男孩子买弹弓和手枪,女孩子买上几尺红绸和辫花,便觉得自己美得不可方物。之后多年,我经常会怀念那时的青涩,怀念那种无邪的欲望与欢欣。

在一系列的准备中,年真真的就来了。腊月二十三,每家每户都动起来了。继祭祀灶王爷之后,二十四写福字,二十五蒸馒头,二十六把肉煮,很快地,家中肉香氤氲,馒头诱人,干瘪了整年的胃口开始有了油水,吃饭成了最重要的仪式,常常是一家人边说笑边大快朵颐,吃出了幸福感。而后便是走亲戚,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大家敞开大门与心扉,真心实意,掏空心思的为老人和孩子准备礼物,彼此见面亲切如家人,毫无芥蒂,笑声感染,穿透人心,那真是一个真诚豁亮的年代,亲情万分金贵,万分感人。

很快便到了年三十,这一天,大人们从清早便开始忙活,男人们去上坟,女人们蒸包子,整个村庄忙活的热气腾腾。晚上开始串乡亲,夜色中,忽然亮起来一团,然后,便是涌进一群人,磕头的,问候的,笑语哗然。我们蜷缩在奶奶家的火炕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一幕幕喜剧,嘴里嚼着瓜子花生和糖果,傻傻地跟着大人们欢笑。待客人们离开,周围彻底寂静下来,我们找出新衣放到身边,奶奶踱着小碎步走进里屋,不一会便拿出一个布包,奶奶在我们的万众瞩目中一层层揭开布包,拿出一叠储备良久的新钱,每人一张,从无偏倚。那个晚上,在我们的眼里,瘦小的奶奶是那样高大,头上顶着神圣的光环。

第二日睡醒后,年便过完了。很久以后,我依旧不明白,年到底是过三十还是过初一?还是兼而有之。总之,忙活了近整个月,而过去却是这般扑簌簌,但是人们依旧心向往之,那些年,或许过得是信仰吧,是对往事的作别,是对未来的憧憬,从而选择一场别样的狂欢。

岁月荏苒中,时光亦飞驰。都说从前慢,书信慢,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而今,日子总是转瞬即逝,流星般划过,我们总是在终日不停歇地奔跑中感慨,真快,又是一年。而年的味道,似乎又一年淡于一年,连期待都云淡风轻了。只有商场里的熙来攘往,公路上的车水马龙,似还在宣示着年临近了,真的临近了。又要过年了,需要做点什么呢?想想,真是觉得既疲惫,又茫然。

由衷的怀念那些年,那些岁月,那些走过的模糊又清晰的日子,那种起于嗅觉,终于直觉的浓的化不开的味道。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