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案件快报

五年坚持,终为当事人执得案件款

发布时间:2018-04-20 09:28:28


418日,华北油田付某月为任丘法院执行二庭杨锁洲及全体送来书有怀爱民之心,办利民之事的锦旗。这起案件,杨锁洲说,标的不大,时间却很长,案情明晰,难度却不小,还好坚持下来,申请人满意是对工作最大的肯定。

简单事故,牵扯出众多利益人

事情的缘起,要追溯到2011年。2011108日,祖籍黑龙江、居住河间某村的单某国驾驶出租车行驶至任丘某路段时,与逆向行驶的付某祥相撞,致付某祥受伤、车辆受损严重后果。经任丘交警队勘查,单某国负主要责任,付某祥负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付某祥辗转任丘法医医院、华北石油总医院治疗,花去巨额医药费。后经沧州法医鉴定中心鉴定,损伤伤残评定为四级、四级、四级、十级。

这原本是一起责任很明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责任纠纷案件,殊不知却牵出诸多利益群体。事故出租车并非夏某国所有,而是河间人邓某平,即夏某国车是租的。邓某平的车挂靠河间某汽车租赁公司,且在某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就费用的赔偿,付某祥的女儿付某月多次协商,因关涉众多,一时间彼此推诿,难有结果。20133月初,愤怒的付家人将单某国、邓某平、河间某租赁公司、保险公司共同诉至任丘法院。

诉诸法律,直接责任人拒绝赔偿

201335日,任丘法院出具判决书。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赔偿付某祥损失共计320000元,单某国赔偿17458元,邓某平与租赁公司连带赔偿7482元,并将受理费进行分配。判决生效后,除单某国外,其余均如期履行赔偿义务。

作为事故直接责任人,单某国赔偿数额加上诉讼费17000余元,他以各种理由拒绝赔偿,这一行为显然是激怒了付某祥及其家人。2013523日,付某家人向任丘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员杨锁洲接手案件后,很快便向单某国下发执行通知书,但是,单某国却始终坚持没有履行能力,并找出各种理由作证。执行员多次将单某国叫到法院,推心置腹的做其思想工作,并到单某国居住的河间某村,做其妻子工作,效果均不甚明显。这种情况下,杨锁洲查询了单某国的存款、车辆及房产情况,也没什么收获。这时,付某家人开始频繁催促法院,而单某国仍旧没有赔偿意思,自顾过着自己的日子。2013822日,杨锁洲再次将单某国叫到法院,反复给其陈明利弊,让他想办法凑凑,毕竟钱数不是很多。不过,单某国并无诚意,百般抵制,为给其震慑,杨锁洲告诉单某国如拒不履行将对其采取拘留。不想单某国并没有惧怕,表示拘留就就留。当日,单某国便被收押到任丘拘留所。拘留后,杨锁洲仍旧没有放弃,830日,他和另一名执行员到看守所做单某国的工作,并向单某国陈述如若其拒不履行,将以拒执罪对其进行惩处,那么其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单某国当时表示,自己会想办法。

拘留结束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单某国失踪了。家里没人,手机不接,执行法官与他彻底失联了。案件拐入死胡同。2013917日,经征得付某祥家人同意,案件中止执行。

不言放弃,觅得线索恢复执行

时间荏苒,转眼数年。虽是案卷如山,但杨锁洲始终记挂这起案件,可是,寻人如大海觅针,谈何容易。每每到河间执行,他会顺带打听单某国的情况,并多次联系申请人,让他们也积极提供线索。而他自己,也从没有停止寻找的脚步。功夫终不负有心人。2018年初,通过自己的战友,他还真的就得到了单某国在廊坊某地打工的信息。既然在工作,那么很有可能就有偿付能力。2018822日,经由申请人申请,案件恢复执行。

恢复执行后,杨锁洲向单某国邮寄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但没有得到回复。很快,他便通过更为先进网络查控系统查询了单某国的银行账户,经查,发现其在廊坊某县农村信用社有存款11334元,并且在该县其他几个银行还有几笔数额很小的存款,遂通过查控系统对该几笔存款进行了冻结。

不久,单某国发现银行卡被冻结。这次,他主动联系了执行法官,终于愿意协商赔偿事宜。时隔五年,付某祥的家人得知赔偿款可以拿到了,也是激动与感激并举,主动提出可以做出些许让步。

416日,单某国将协商好的16100元执行款如数打到法院账户,同日,付某国的女儿付某月前来领款,并同意结案。

两日后,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