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本解决执行难 -> 案件快报

持续加压,终促成85万还款

  发布时间:2018-12-31 16:49:24


1227日下午,被执行人王某胜带着一张45万元的支票来到任丘法院执行二庭,在交付支票的同时,他认真的写下息诉罢访保证书并郑重的摁下手印。至此,这起久执未结、信访压力巨大的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最终尘埃落定。

王某胜与其名下的临江中天恒运防腐木杆厂与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原系货物供应关系。2012220日,临江中天恒运防腐木杆厂(甲方)与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乙方)签写债权转让协议,载明甲方于2010年至 2011年从乙方拉走价值849056元货物,未付款。甲方称将在河北省电信公司承德市分公司享有的849056元债权转让给乙方,并由甲方在协议生效7日内通知债权人。后临江中天防腐木杆厂与其声称的河北电信公司承德分公司均不履行还款义务,最终导致纠纷诉至法院。 201511月,任丘法院做出(2015)任民初字第339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临江中天恒运防腐木杆厂、王某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货款849056元。

2016725日,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向任丘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任丘法院受理后,于20161118日向临江中天恒运防腐木杆厂、王某胜公告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其履行判决义务,但临江中天恒运防腐木杆厂、王某胜虽经公告仍拒不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过程中,王某胜一直辩称其已将债权转移至电信承德分公司,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应向承德分公司主张债权,但却不能提供相关证据作证,不仅如此,王某胜还到处上访,甚至投诉到河北省第一巡视组,导致矛盾纠纷几度激化。执行法官刘增祥反复给王某胜做思想工作,法理兼容,推心置腹的劝说他履行法定义务,但王某胜态度很坚决,不予配合。2017228日,任丘法院执行干警经多方调查和查询,终于查得王某胜一个银行账户有余款63511.11元,遂立即进行冻结扣划,并将扣划的63500元转给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有了初步成果,执行干警不敢懈怠,乘胜追击,在做了大量查询工作后,查得王某胜在北京中天恒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投资8050万元设立公司,持股比例为99.4%2017228日,任丘法院冻结王某胜股权100万元,201874日,再次冻结其在北京中天恒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股权100万元,同时向王某胜下发了缴纳50000元罚款的通知书。

在任丘法院紧锣密鼓的持续加压的同时,执行干警仍没有放弃做王某胜思想工作的努力。20181010日,沧州市和平法律服务所主任黄平河(沧州市人民调解委员会常务理事)接受代理,受邀做王某胜的工作,在深入查审理卷后,黄主任耐心细致地劝说王某胜息诉罢访,服判息诉。另一边,执行干警刘增祥也开始去做申请人一方工作,期望双方能够坐下来谈判,和平解决纠纷。然而,重重努力之后,依旧是王某胜的百般抵制。案件似乎跌至谷底,难以跳出。

在这种情况下,任丘法院执行干警没有气馁,而是继续采取措施,加大力度,调整策略,直抵底线。王某胜持股的北京中天恒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仍正常经营,应有能力履行判决义务,王某胜拒不报告财产情况,拒不缴纳本院罚款,拒不履行判决义务,且申请人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强烈要求追求王某胜及其公司的法律责任。201811月初,任丘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将案件移送至任丘市公安局。在移送的同时,执行法官刘增祥与沧州市和平法律服务所黄主任仍旧没有停止做王某胜的说服工作。在强大的心理震慑和情理感召下,很快,王某胜便不再坚决抵抗,委托代理人黄平河与任丘市亿通防腐材料有限公司就和解事宜进行协商,双方约定:给付金额为85万元(包含诉讼费、执行费),分两次给付,1116日给付40万元,1130日前给付45万元。王某胜不再就本案事宜申诉、上访,申请人撤销在公安局要求追究王某胜刑事责任的申请,双方再无其他纠纷。

20181216日,王某胜向任丘法院提交40万元支票一张,11日后,如约提交剩余的45万元。双方对这一结果表示满意,对执行干警和黄律师表示感谢,并表示将继续合作做生意。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