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案件快报

老将出马调不懈 陈年纠纷终得解

发布时间:2018-02-14 14:23:58


1月底的一天,立案庭庭长丁春江例行检查立案大厅时,刚巧看到了年迈的李老汉拄着拐颤巍巍的坐在接待椅子上,颓废又愤怒的诉说着自己的遭遇。经详细询问,一桩四十年前的陈年旧事渐渐清晰起来……

为生产队赶大车,他受了“工伤”

李老汉今年73岁,是任丘市某村乡人。43年前,当时年仅30的他负责给生产队赶大车拉送货物,算是分让人羡慕的“职业”。熟料,祸从天降,一日,李老汉与同样赶大车的邻村村民错车时,腿部被挤伤,医治过后留下的瘸腿的毛病。虽当时农村法律意识不强,但是生产队还是认可李老汉是为队里干活落下的残疾,遂与李老汉出具了一份简单协议,协议称村里为李老汉安排力所能及的活,工分按满分算,并会在李老汉家庭困难时给予帮助。这份协议从生产队时期开始,经历后来的分包到户,一直到后来村委会几经变更,一直能够得以延续,李老汉也与村委会相安无事。

劳动能力丧失,他的维权遭遇尴尬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老汉的腿疾越发严重,到了2015年以后,他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家境也开始捉襟见肘。这时,他开始找村里的村干部,让他们履行当初给予困难帮助的承诺。几十年间,村里经历几任村干部,大家对这个事也是颇有微词,屡屡协商不得,李老汉就开始拄着拐杖跑乡里,乡政府工作人员也帮助从中予以说和,与此同时,任丘法院该乡乡法庭也参与了这场漫长的游说,但仍旧没有取得预期效果,李老汉感到绝望了。

诉诸法律,法官让他重见希望

     听完李老汉的叙述,丁庭长很快在心里打出了案情的草稿。立案庭12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无论从法理还是情理都能游刃有余的控制事态。丁庭长一边安抚年迈的李老汉,一边将将要准备的证据材料条目列清让李老汉去准备。很快,李老汉便将能提供的材料按照要求交到了立案庭,丁庭长详细翻看了材料,尤其是村里对于补偿这一块的例行做法,他感到村里还是考虑了李老汉的情况,只是不够清晰周全。于是,他告诉李老汉,自己会在起诉前抓紧与村里协调,争取尽快有一个结果,同时,他嘱咐李老汉腿脚不好不要再跑法院了,有事情和进展自己会及时告诉他。看到丁庭长如此关心自己,李老汉也缓和了许多,满怀希望的回家了。

农历新年在即,丁庭长一刻不停歇地与该村乡政府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询问乡政府的意见和之前所做工作,做到心里有数。紧接着,他又通过乡法庭的工作人员李某某将该村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叫到法院来。不料,两个村干部对于李老汉索要赔偿一事意见很大,态度强硬,以村委会没钱、李老汉没理等诸多理由对抗,声称要法院判决,自己按照判决履行。面对这种情况,丁庭长与他们进行了多次推心置腹地交流,让他们能够正视现实,也体谅李老汉的不幸,作为村委会要为老百姓的生活尽一份努力。丁庭长还邀请乡政府工作人员、一乡一庭工作人员一起做村干部的工作,几番“拉锯战”下来,村委会终于吐口最多可以拿一万元,否则就等法院判决。

在李老汉的诉求中,他所要的赔偿是8万余元。因当时并没有伤残鉴定的程序,到底赔多少成了一个难题,那么这个差距很有可能将要完成的调解重新拖入谷底。在李老汉提交的证据中,丁春江找到了一个当时由残联办理的残疾证,上面写着四级伤残。关于这个伤残和司法鉴定的伤残是否是统一的,丁庭长询问了民一庭资深法官王亚明,他们二人又共同咨询了专业人员,后得知这个四级伤残相当于司法鉴定上的十级伤残。王亚明法官还帮助做了一个计算,把年龄、等级等相关因素折进去,那么赔偿数额应该在20000元左右。心里有了这个底数,丁庭长所有的调解便围绕着这个数额展开,他先是说服了李老汉让他将自己的期望值降到合理数额,后又单独或合力做村委会成员的思想工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与村委会屡次交涉后,村委会终于答应补偿20000元整,感到时机已经成熟,丁庭长再度使用“人情”战术,动员村委会在多给1000元,让李老汉过年宽裕点,看到法官快过年了还为这事奔忙,村干部颇受感动,爽快答应。

赔偿款到手,他想请法官“吃个饭”

     2月7日,任丘法院立案庭为李老汉的案子立了案,第二日,又为该案履行结案手续,出具了调解书,调解书称该村村委会一次性补偿李老汉晚年生活费人民币21000元,并负担减免后的100元诉讼费,双方当事人对于这一结果都很满意,李老汉于当庭拿到了补偿款。这桩40年前的纠纷虽历尽波折,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2月13日,丁春江庭长接到乡法庭工作人员李某某打来的电话,李某某说,李老汉几次找到乡法庭,说想请丁法官吃个饭,道个谢。丁庭长回绝了这顿饭,在他心里,只要案结事了,比吃顿饭满足多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