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案件快报

“案中案”千头万绪 “调中调”合围攻坚

我院法官顺利执结三起关联遗产分割执行案

  发布时间:2017-09-08 15:04:57


 

2015年起,现住任丘某小区的宋老太就和打官司纠缠不清。两起诉讼,三起执行,前后经历2年多。20179月,在我院执行法官王河深不懈的坚持和努力下,三起执行案件最终顺利执结,签订协议那一刻,宋老太终于松了一口气。

重组家庭,父亲去世争夺家产

这三起案子缘起于同一场遗产分割事件。1994年,宋老太与张老汉登记结婚,双方系再婚,婚后两人育有一女张某雪。在这之前,张老汉与其前妻共育有两女一子,即长女张某芳、次女张某菊、长子张某良。李老太初入张家时,张某良年仅十岁,两个姐姐均已成年,一家人尚能和和气气生活在一起,宋老太也尽了对张某良的抚养义务。变故出现在2014年,这一年,张老汉病逝,张老汉生前有任丘某小区房产一套(其中,张老汉与前妻享有66%产权,与再婚的宋老太有34%产权),位于衡水枣强某村平房一套,张老汉生前有工作,去世后单位支付一次性救济费30000余元,加之,张老汉治病儿女们承担部分费用,后事处理完后,宋老太和亲生女儿张某雪与张某良三姐弟就遗产分割及相关问题各执一词,闹得不可开交,家庭亲情走向瓦解。

诉诸法庭 两次开庭分家析产

因双方多次交涉无果,20157月和9月,宋老太先是以法定继承为由将亲生女儿张某雪和继子女3人告上法庭,后又以共有物分割为由携亲生女儿将继子女3人诉至法庭,请求法庭分割张老汉生前遗产、一次性救济费及治疗费等相关费用。法院经审理,于20151126日做出判决,位于任丘某小区的楼房和衡水枣强平房归张某良所有,张某良给付宋老太及女儿折价款共计84600元,张老汉的存款由宋老太给付四个子女每人5422元,宋老太与亲生女儿给付3名继子女医疗费1138.6元,张某良给付宋老太及女儿一次性救济费两人共计14992元。综上,张某良享有两套房屋的所有权,但需补偿宋老太和女儿折价款和相关费用共计80000余元。

三起关联执行 法官不遗余力

2016年,宋老太与亲生女儿张某雪先后两次以法定继承纠纷、共有物分割纠纷为由分别申请执行张某良以及张某芳、张某菊和张某良。

案件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作为案件承办人的王河深深感压力巨大。他在详细翻阅卷宗和了解案件具体情况后认为,案件双方当事人虽然矛盾重重,一触即发,但毕竟生活在一起20年,总归有亲情存在的。如果采取强硬措施,反而是把关系彻底推向决裂。由此,他希望通过努力让让对方和解,平和地解决问题。目标很明确,但达到目标却很难。当时,三起执行案件的焦点当事人张某良南下广州打工,为了确保这一信息的准确性,王河深到张某良所在社区居委会走访询问,确认张某良不在本地。通过走访王河深还得知,张某良婚后与宋老太居住在一起,摩擦不断,后张某良离婚,与宋老太更是水火不容,自离家外出便不曾露面。无奈之下,执行员查询了张某良的银行存款、房屋、车辆情况,均未发现其有可供执行财产。案件陷入未知,宋老太却屡屡催促尽快执行,情绪激动。此种情况下,王河深只能通过频繁联系张某良的两个姐姐来寻找转机。与他之前料想不一样的是,张某良的两个姐姐确实不知张某良工作地址,姐弟间已长久失联。王河深调整执行策略,将做张某芳和张某菊的思想工作作为突破点,希望他们能代弟弟履行法定义务。但是,两个姐姐对此事并不甚积极,王河深对她们进行耐心说服,并邀请小区居委会帮助予以协调,该小区居委会主任非常积极,苦口婆心的做两个姐姐的教育工作,但效果不是很明显。2016823日,执行人员查封了张某良居住的该小区的楼房,法律威慑下,两个姐姐勉强答应可以分期支付宋老太补偿款,但宋老太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

2017年,张某良三姐弟以法定继承为由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宋老太及张某雪。考虑到张某良三姐弟的申请一定会将案件推向白热化,王河深再次将案件提上速办日程。于是,他多次联系宋老太和女儿,希望其能和对方和解,缓和矛盾。王河深从法律规定、到家庭亲情,道理讲了一遍又一遍,总算是宋老太承诺可以等一等。

另一边,王河深也加强了做张某良两个姐姐思想工作的力度。这时,居委会工作人员再次鼎力相助,专门腾出办公室用以调解。从91日到93日,整整3天时间,执行员王河深和居委会主任连续不断、苦口婆心地做张某芳和张某菊的思想说服工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在居委会大力协助、法官的执着坚持下,张家两姐妹表示会代替弟弟尽快履行义务。

95日,双方当事人来到法院,张家两姐妹将案件款80000余元全部付清,于此同时,宋老太也将房子的宅基地使用证交给张某芳。双方当事人在结案笔录上签字表示同意结案,至此,这三起复杂的执行案件全部执行完结。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