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案件快报

一个来之不易的“句号” —— 任丘法院长丰法庭调解一起死亡赔偿纠纷

  发布时间:2017-09-07 16:06:21


 

201782日,任丘法院长丰法庭人民陪审员王长根被该镇党委书记邀请到镇政府,匆匆到达后,除了几位镇领导,他见到了在此哭诉的周某(女)。

家遇横祸 纷争四起

周某是长丰镇某村村民。其此次来镇政府,是因其丈夫杨某春打工期间因公死亡、与公司老板翟某就赔偿协商不能一事,向领导诉冤屈。镇党委非常重视,提出由陪审员王长根牵头,组成四人工作组负责调解此事。在一行人详细的询问中,事情的来龙去脉渐渐清晰起来。

2017731日,周某的丈夫杨某春在吕公堡镇某村盖房时,被吊车吊起的灰斗砸中,后从任丘益民医院转至任丘市人民医院医治,最终还是经抢救无效死亡。顶梁柱轰然倒塌,一家人陷入绝境。杨某春年迈的母亲金某终日以泪洗面,妻子周某更是痛不欲生。这时,杨某春的弟弟杨某某作为主事人,亲自或通过中间人与瞿某交涉,瞿某表示只能拿出13万元现金,其余再赔偿30万,但是要打欠条。对于这个说辞,杨某春的妻子周某愤怒的拒绝了。她自己找到村支部书记家中,请支部和村委会出面替自己主张正义。该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干部了解事情始末后,很同情杨某春家遭遇,亦是下大力度予以从中协调,几经辗转,总算是取得了些效果,瞿某表示,可以给付现金34万元,其余不再赔偿。考虑到瞿某的家境,周某表示同意,但是周某的婆婆金某由二儿子杨某某搀扶着到支部书记家,说:“谁给再调解这件事,我就在谁家门口上吊,我要到法庭起诉,到时法院判多少我就要多少!”

求助法庭 合力维权

一边是婆婆要求依法解决,一边是周某不愿意起诉,她希望协商解决,早日拿到赔偿款,让丈夫入土为安。在周某不停的哭诉中,王长根和其他工作组人员不停安抚她的情绪,并表示会尽最大努力、以最快速度将事情调解解决。

以长丰法庭为调解地,王长根等人将先将杨某春的弟弟杨某某叫过来了解情况。经详细询问得知,杨某某说母亲金某因老年丧子悲痛欲绝,对方赔的少不甘心,情愿打官司。王长根带头耐心做杨某某的思想工作,认真为其分析了瞿某的赔偿能力,让他权衡事情的利弊得失,并表示尽力帮助杨家多争取点赔偿,尽量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杨某某深感调解人员的热心与真诚,对于瞿某的经济现状也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称自己愿意做其母亲的说服工作。

之后,王长根电话联系瞿某来长丰法庭。到庭后,翟某表示并非自己不赔偿,只是确实没有钱,借不到也拿不出更多钱,如果对方一定要起诉,那么就由他们。经与其他调解人员商讨,大家一致认为,瞿某在赔偿问题上确实是有心无力,如果处理不妥,瞿某放弃努力,那么前面已经谈到的34万恐怕也会前功尽弃。一行人经过反复协商,最后,王长根想到了瞿某所在村企业老板顾某,顾某见多识广,财力雄厚,如果由法庭调解员和镇政府领导出面,也许能够提供些帮助。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于是,王长根一行人找到顾某的公司,经向其讲述杨某春家的悲惨遭遇和瞿某困窘的生活境况,顾某果然愿意拿出几万元帮助杨某春家渡过难关。最后,翟某拿出自己拼凑和顾某资助的赔偿款共计38万元,交付给杨某春的家人,协议总算顺利达成。

风波再起 不言放弃

    不料,事情本已终了,却又生出新的事端。拿到赔偿款后,杨某春的妻子周某与母亲金某就双方谁要多少赔偿费而产生了新的纠纷,这使得原本顺利解决的事忽然又陷入了新的僵局。周某表示愿意让丈夫早日入土为安,但金某却坚持要分了赔偿款后再出殡,并且表示必须要给自己17万元,少了不让出殡。面对这种情况,王长根和其他参与调解人员均认为,家庭关系处理宜和不宜激。于是,他们一分钟没有懈怠,再次将婆媳双方请到长丰法庭,从法理到情理,从亲情到伦理,对双方进行面对面、背对背地劝说。在调解人员入情入理的分析和开导下,婆媳二人纷纷就自己的态度表示出歉疚。随后,长丰法庭的调解人员帮助其计算出出殡的费用,并合理的给出了赔偿款分配方案,最终给了婆婆14万元,一场赔偿事故历经周转,就此终于画上了句号。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