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一场赔偿“拉锯战”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7-09-05 15:07:05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任丘某村的卢某和妻子李某就遭遇了这样的不幸。2017724日晚22时半,夫妻两人开车由南向西正常转弯,被酒后开车闯红灯的杜某撞上,致车辆严重受损,夫妻俩不同程度受伤。

经鉴定,杜某静脉血中乙醇成分含量118.84mg/100ml201782日,杜某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任丘市公安局刑事拘留。817日,检察院以杜某涉嫌危险驾驶罪向任丘法院提起公诉,同日,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事故发生后,卢某夫妻治病和修车花去三万多元,对于民事赔偿既急切又期望值高。李希法官也希望尽量将民事部分调解,一则缓解卢某的用钱之急,二则对于年轻的杜某也不无裨益。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寻常的艰难。漏检、无保险面包,民事赔偿部分只能联系杜某的家人,因为没有联系方式,李希便去看守所查询相关信息。几经周转找到联系方式,又经历杜某父母的怀疑、误解、躲避种种,经过重重努力,联系工作总算是取得突破性进展,但接下来的交往,更让李希忧心忡忡。杜某的家境贫困,他的父母更是明确表示,杜某已多次惹祸,家里为他还债已经一贫如洗,并且,危险驾驶刑期也短,爱咋判咋判,就是不拿钱。在这种情况下,李希没有灰心,她不厌其烦的做杜某父母的思想工作,从法律规定,到不取得对方谅解的严重法律后果,从监所环境对杜某的不良影响,到执行后的力度与威慑,从家庭亲情,到被害人的悲惨遭遇,反复对杜某父母陈明,苦口婆心的劝说之后,杜某的父母终于有所触动,吐口可以凑出30000元,替儿子赔偿。这个数目显然是不能让被害人认可,姑且不说误工、护理、营养费用,单治病与修车都不止这个数。李希只得再去做杜某父母的思想工作,这次,杜某的父母态度较之前变得更不友好,但李希还是耐心的和其沟通,让其设身处地站在被害人的立场考虑对方的不幸,在李希执着和不懈的开导与劝说下,杜某的父母表示可以再多出5000元。虽然数目在逐渐上升,但是和被害人的期望还是有较大差距。李希开始转而去做被害人卢某夫妻的工作,将杜某父母的经济情况与态度告知卢某夫妻,经李希陈述利弊,卢某夫妻开始有了比较理智的赔偿期待。双方差距在拉近,虽然这个过程耗尽心力,但看着结果像拉锯一样慢慢趋于平衡,李希觉得劲头十足。最终确定下赔偿数额是40000元时,杜某的父母咬牙接受,卢某夫妻也勉强认可。

当机立断,李希通知双方当事人于829日到庭调解。调解前,波折又起,杜某的父母忽然提出,他们已经在前期为卢某夫妻支付了2000元医药费,后期赔偿的40000元中应扣除2000元。在忐忑中,终于等到29日下午,被害人一方早早到来,被告人却屡次推脱,后经反复联系,杜某的父母和表哥才来到法院。一见法官,他们立即就提出了要少给2000元。李希心平气和的给他们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料杜某的母亲情绪失控,声泪俱下,称杜某屡屡惹事,家人已经放弃,不如不赔偿,判就判,还省了借钱。为了不前功尽弃,李希耐心地安抚杜某母亲的情绪,后转做被害人的工作,看到法官如此尽心尽力为自己着想,又基于被告方如此现状,被害人一方最终做出些许让步,同意少1000元。从两点半到四点,在漫长的一个半小时后,杜某的母亲终于平静下来,一行人在法官的劝说下去取钱。然而,取钱的过程再次让人心悬,长达一个小时,屡经催促的三人才拿着39000元钱迟迟返回法院。李希边安抚情绪,边指导交接和签发手续,五点半,被害人一方收到钱,当场出具了谅解书。

830日,这起危险驾驶罪案开庭并当庭宣判。同日,被害人一方为李希法官送来写有“执法公道、为民解忧”锦旗一面。尽管反复拉锯筋疲力尽,但李希觉得,这个结果,自己觉得所有付出都值了。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