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业务交流

对组织领导传销案件的统计分析

  发布时间:2017-08-30 16:29:18


组织领导传销罪是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新增的罪名,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本罪的主体要件为一般主体,凡年满十六周岁,具有刑事责任人均能构成本罪;在客体上,本罪侵犯的为复杂客体,既侵犯了公民的个人财产所有权,又侵犯了市场经济秩序;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具有非法牟利的目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规定,组织从事传销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

一、组织领导传销罪的发展趋势

在确立本罪名之前,我国刑法没有针对传销活动的具体罪名,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传销或者变相传销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实施上述犯罪,同时构成刑法规定的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笔者对任丘市人民法院近四年来审理该种犯罪的情况进行了统计,如下表所示

年 度

 

审结案件数(件)

被告人数

2010

非法经营罪

0

0

2011

非法经营罪

2

2

2012

组织、领导传销罪

3

8

20131-11月)

组织、领导传销罪

8

32

 

 

从上表可以看出,2010年至今,任丘市人民法院审结组织、领导传销案件的数量呈急剧上升的趋势,从2010年的零发案到今年的832人,涉及传销人员达两千余人,涉案金额近三百万元,发展势头不容忽视。传销被称为经济邪教,不仅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而且直接侵害人民群众的利益,特别是危害农民、下岗职工、在校学生等特殊群体的生命财产安全;组织领导传销犯罪的快速上升,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及新农村建设顺利进行。笔者试图从此类案件的特征及发案原因的角度进行分析,并提出几点预防对策,以期有效遏制组织领导传销案件的发生,维护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

二、组织领导传销案件的特征

笔者通过对任丘市人民法院2010201311月审结的13件组织领导传销案件进行分析,认为当前组织领导传销案件有如下特征:

(一)犯组织领导传销罪的罪犯中农民和无业人员居多。判处的42名罪犯当中,农民21人,无业19人,占总人数的95%

(二)犯组织领导传销罪的罪犯多为25-35岁的青年,且文化水平不高,多为小学、初中文化。其中,25-35岁的29人,占总人数的69%;小学文化的12人,占总人数的29%;初中文化的19人,占总人数的45%

(三)传销组织以家庭和亲朋好友来构成金字塔式的链状组织形式,近亲繁殖性强。传销组织中95%以上成员是通过亲朋好友的关系集中在一起的,判处的42名罪犯中有51%以上都将自己的家庭成员发展为下线。

(四)传销组织形成时间短,但发展迅速,组织领导传销犯罪案件急剧上升。其中201000人,201122人,201238人,20131-11832人。

(五)犯组织领导传销罪的罪犯的籍贯全部是外省,多为四川、江西,并且以男性为主。其中男性31人,女性11人。

三、组织领导传销罪的发案原因

(一)传销活动具有很大的隐蔽性、欺骗性、流动性和群体性,发现和打击的难度相对较高。在当前我国经济转型时期,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情况下,传销行为所鼓吹的一个人从穷光蛋到百万富翁,最需要一年;参加传销,就可以坐在家里点钱;今天睡地板,明天当老板,成功就在眼前的荒谬神话,迷惑了不少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和下岗工人,而正是他们由于处于社会底层、文化水平不高而又对摆脱贫困和对财富的迫切要求,往往就成为了非法传销的受害者,同时也构成了社会动荡不安、和谐社会中不和谐的因素。

(二)一些人员对组织领导传销犯罪的危害性认识不够。传销活动具有很大的隐蔽性、欺骗性,传销组织往往呈金字塔状,处于顶端的传销人员数量极少,作为传销组织的发起者,为了获得大量财富他们会不遗余力地说服别人参加该传销组织,随着下线人数的增加,他们从这些人身上获得的金钱就越多,处于底层的会员成了顶端人员致富的工具。而被发展的下线很多经不起这种对财富的渴求,面对传销组织者列举的一个个因传销而致富的成功案例、面对一个个现身说法的传销精英、面对封闭的、传教式的、极具煽动性的洗脑演讲,他们对这个致富神话深信不疑,义无反顾地加入了非法传销的行列。他们不仅自己入会,还不断游说身边的亲戚、朋友。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翻然悔悟,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后及时抽身;有些人执迷不悟,越陷越深;还有一部分人虽知自己被骗的事实,却因已经深陷其中,面对巨大的前期投资和上当受骗的恼羞心理,将错就错变本加厉地发展下线弥补自己的损失、赚取钱财,甚至不惜采取欺骗、引诱、软禁他人等手段迫使他人参加。

  (三)一些群众对传销犯罪采取漠视态度,甚至对打击传销犯罪不理解、不配合。群众往往认为传销活动与自己没有利害关系,甚至于有部分群众误以为传销活动是为自己带来了好处,传销组织涌入本地区后,相对地拉动了本地消费的增长同时也抬高了房价,因此引发了群众对打击传销的不理解、不配合。然而并没有看到传销活动给社会治安所带来的不稳定因素。

  四、预防和减少组织领导传销案件发生的对策

面对传销违法犯罪活动严峻的形势, 我们要用足用好法律, 实行刑事制裁与执行行政法规相结合, 该逮捕起诉的逮捕起诉, 该劳动教养的劳动教养, 该治安拘留的治安拘留, 该重罚的重罚,该吊销的吊销, 始终保持对传销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压态势。坚决遏制传销活动的蔓延,进一步加强监管,规范直销活动,切实维护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

(一)创新宣传教育机制,从源头上铲除滋生组织领导传销犯罪的土壤。一是加强对农民工的进城务工前培训和下岗工人岗前培训。通过发放宣传小册子或传单的形式揭露非法传销的危害。二是对广大在校生开展就业前培训,着重揭露非法传销给家庭和社会所带来的危害。三是利用报刊、电台、电视台及时宣传执法部门打击非法传销的案件和成果,以扩大社会影响力。印制宣传画,张贴在礼堂、电影院、宾馆、饭店、写字楼、商务会馆等公共场所。结合典型传销案例,制作电视宣传片,通过各公共场所的大型电子显示屏播放,深刻揭露传销的迷惑性和欺骗性,引导群众知法、懂法、守法。

(二)把握规律, 多警作战, 加强传销犯罪案件的侦查, 不断提高侦办传销犯罪案件的水平。一是坚持情报信息导侦。要加快建立打击传销的数据库, 最大限度地掌握传销组织情况。要运用好内线侦查这个摧毁传销犯罪团伙的法宝, 善于教育感化传销内部人员寻找能深人其内部的人。二是树立经营意识。要打得大打得狠,必须善于长期经营。要克服畏难情绪, 改变满足一般效果, 不注意挖掘深层次高级别传销头目、不彻底追查传销网络和源头的简单做法。坚持在全方位掌握传销团伙的组织、管理、资金流转以及活动范围、规律的基础上, 选择恰当破案时机, 全面出击, 实施精确的毁灭性打击。三是相对集中警力。在当前传销犯罪猖撅的情况下,对打击传销犯罪, 公安机关各警种、县分局和派出所都不应该置之度外。要形成经侦牵头,加强指导配合, 多警种联合作战, 必要时全警参与的格局。四是坚决斩断传销组织的资金链。要与金融部门密切配合, 采取强有力的措施, 彻底清查传销骨干分子的资金存流情况, 传销资金流到哪里就查到哪里, 流向谁就查向谁, 对发现的传销资金坚决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予以追缴。坚决铲除传销组织生存的最后一块土壤” , 促其迅速土崩瓦解, 走向覆灭。

(三)适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严厉打击传销组织者、领导者要全面理解和充分认识组织、领导传销组织罪的立法意义。一是适用本罪要理解及时严厉。本罪为行为犯, 只要行为人实施了对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行为,即可构成犯罪。这就将惩罚传销犯罪行为提前到组织、领导阶段, 不像原来需要等获得非法所得才可以处罚, 有利于惩治该罪的预备犯, 体现了立法及时”“严厉打击传销犯罪的态度。二是适用本罪关键是如何准确界定组织者和领导者。本罪的主体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不包括参加者和积极参加者。有人据此认为, 立法的原意是要缩小打击面” , 这种观点不无道理, 但也有片面。笔者认为, 关键是如何准确界定组织者和领导者, 对本罪中的组织与领导的理解, 其涵义应与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中的组织、领导的涵义相近, 即指倡导、发起、策划、安排、建立传销组织的行为。而且, 既应当包括传销网络最高层对整个传销活动进行组织或领导, 也应当包括对传销活动的某一个部分进行组织或领导, 即应当包括传销组织的高层管理人员以及其它在传销活动中担负重要职责, 或者在传销活动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

(四)充分运用劳动教养手段打击传稍违法犯罪活动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和公安部的要求, 在严厉打击传销组织者、领导者和骨干分子的同时, 对多次参加传销活动, 既是受骗者也是骗人者, 影响恶劣, 尚不构成犯罪的, 应该依法予以劳动教养。根据本地的情况和特点,尽快出台关于运用劳动教养手段打击传销违法犯罪活动的指导意见和实施细则, 充分运用劳动教养手段打击处理传销违法犯罪行为。

办理传销人员劳动教养案件要坚持严格审查,规范执法, 确保每一起案件都做到事实清楚, 证据充分, 程序合法, 经得起法律的检验。

(五)加强各部门之间联动,密切协作形成打击合力。打击传销犯罪必须在党委政府领导下, 各部门联动,密切协作形成合力。除了继续加大正面宣传营造打击传销犯罪活动的舆论氛围, 建立打击传销长效管理机制之外, 当务之急有三点:一是要加强督查, 实行严厉的责任追究制, 坚决查处认识不到位, 工作不得力的相关责任人。二是层层落实打击必需的力量和经费。三是加强协调, 使公、检、法和工商等部门在严厉打击的指导思想和适用法律上统一认识, 密切协作, 真正形成打击合力。

五、对打击传销犯罪的司法建议

(一)尽快出台组织、领导传销罪的司法解释和追诉标准。刑法修正案(七)虽明确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罪,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摆脱以前对非法传销行为定罪难的困境,也加大了对该行为刑事制裁的范围和打击力度,能够起到一定的预防犯罪的作用。但是,笔者认为,修正案(七)的规定也有待完善。我们面对日益增长的传销活动,加强刑事立法的力度,明确组织领导传销罪调整的范围,而不规定在其他部门法内,更有利于严厉打击非法传销,充分发挥刑罚的威慑效应,从而有效地预防和减少此类犯罪的发生。

(二)增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犯罪主体。即不仅仅针对传销行为的组织、领导者, 还要针对积极参与者, 也就是骨干分子。传销骨千分子是指多次介绍、诱骗、胁迫他人加人传销组织或屡次被执法机关查获仍继续发展人员从事传销的人员, 其主观恶性很大, 社会危害很严重, 若不对其进行严厉打击, 则会影响执法的力度和有效性。所以, 应把骨干分子明确规定为传销罪的主体。

 

                                                      任丘法院    边凤娟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