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一起危险驾驶罪刑事附带民事案调解始末……

  发布时间:2017-06-01 10:36:11


端午小长假的前一天,下午下班时间已过,大家多已进入度假模式,但刑二庭审判员李希的办公室却人头攒动,孙某危险驾驶案的双方当事人在李希焦急的等待中终于陆续到齐,七点钟,系列手续总算顺利完成。

2017年324日,任丘某村的孙某驾驶无照漏检轻型专项作业车,撞伤同村86岁老太太李某,经任丘交警大队责任认定:孙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经鉴定,李某的损伤为轻伤一级。经沧州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检测,孙某静脉血中乙醇成分含量为98.70mg/100ml

2017年510日,任丘市检察院以危险驾驶罪对孙某提起公诉。很快,李某的家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承办人正是刑二庭年轻法官李希。原本是一件普通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李希先想到的是从民事部分入手调解。原被告原本沾亲带故,但双方家境都极度贫困,在赔偿的问题上,一方急需,一方却无能力,调解进展缓慢。正在李希积极协调双方或筹钱或宽限的过程中,变故突起,李某于2017520日死亡,案件忽然间走向了未知。

李某的死亡,其家人主张是车祸所致,但这需要鉴定结果来说话。而如果确系车祸所致,那么本案就面临补充侦察、变更案由为交通肇事的现实,如不是车祸所致,那么双方矛盾或许会加剧,被告方对原本就难以拿出的赔偿或许更加抵触。面对纷繁复杂的案情,李希不断变换思路,寻找着解决问题的最佳切入点。不料,努力途中,又生波折,事情还没理出头绪,李某的家人将李某出殡下葬了。

李某下葬后,李某的儿女坚持是孙某的撞伤导致母亲死亡,要向孙某讨要说法。李希征求李某五个子女的意见是否要尸检,但除了李某的小儿子表示愿意外,其余四个子女各有说辞,意见实在难以统一。重重困难之下,李希觉得,也许只有竭力调解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正在她策划调解方案的空档,孙某的家属与李某的家属在村里的主持下,私下里签订了一份67千元的协议。就是这份协议,把原本是亲戚的两家关系彻底拖入谷底。针对协议中赔偿的67千元,孙某一方坚持是赔偿的全部费用,而李某一方则主张这只是医药费,双方为此各找证人,针锋相对。

随着案情的深入,李希对两个家庭的经济状况有了了解。孙李两家均经济困窘,孙某家为了赔偿这67千元几乎借遍所有亲戚朋友,庭审中,当得知李某家还要求赔偿时,孙某的妻子神情绝望。李希一边安抚李某及其家属,让他们尽量再筹些钱,一边积极与孙某的子女沟通,希望他们顾念亲戚关系,理解下李某家的难处。但李某五个子女分歧较大,沟通起来甚是困难。这时,李某家的代理律师也因沟通不畅提出不再为其代理,案件变得更加复杂艰难。

一波三折之后,李希再度振作精神,重整旗鼓开始新一轮的调解。因之前的调解都是李某的小儿子出面,她先给李某的小儿子打电话,在李希几番入情入理的开导下,虽还是拿不定主意,小儿子还是提出再要至少1万块钱,但自己做不了其他兄妹的主。这个数字让李希很是没底,她怀疑孙某家是否能够筹得来这个钱。之后,李希开始依次给李某其余的四个儿女打电话,四个人意见不一,李希便逐个做工作,从法理到情理,从乡情到亲缘,耐心地说服兄妹四人。

在做李某子女思想工作过程中,李希却联系不上被告人孙某的妻子了,整个下午多次电话都无人接听。李希换用别的庭室电话,总算联系上了,孙某的妻子在电话中痛哭,称实在没钱。李希将得不到对方谅解孙某所要承担的严重的法律后果与其进行推心置腹的沟通,孙某妻子考虑后表示不会再拒接电话,想办法再筹一些钱。

调解过程中,李希得到一条线索,之前村里组织调解时,李某的子女提出的是要7万元,后孙某妻子实在凑不出,所以协议67千元。李希以此为基点,考虑到李某还要缴纳罚金,便估摸了一个数,并本着这个数加大了调解的力度。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经过近20天不停歇地沟通交流、劝解开导,李某的子女最终同意再由孙某一方赔偿3000元。李希将这个消息告知孙某妻子时,得到了可以凑出这个数的答复,她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5月28日将进入端午小长假。前一天,李希通知原被告双方同时到法院,尤其是要求原告方五兄妹同时过来。527日下午,下班时间临近,但李某的儿女迟迟不能到齐。李希担心小长假后再生变故,执着的等到下午7时。

核对笔录、数钱、签字、谅解书、调解书、撤诉裁定,当李希在同事张瑞欢的帮助下完成这一系列手续时,已经晚上。但她很满足,明天端午节,可以放心过节了。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