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法官巧断家务事

  发布时间:2017-06-01 10:35:12


(案情回放:几年前,任丘的边某再婚,再婚妻子刘老太先后从外地把边某军、边某荣带到任丘,当时边某军、边某荣均已成年,随母亲过来后才改为边姓,并对边某以父相称。此外,边某膝下有一养女边某英。边某生前有平房数间,在去世前几年,他在律师做证下留下代书遗嘱一份:边某个人所有的平房在自己及刘老太去世后给儿子边某军和边某军的妻子。后,该房屋涉及拆迁,分得拆迁补偿款110余万元。边某军因持有遗嘱,便将110余万元拆迁款独自控制起来,由此,整个家庭的矛盾爆发……)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20175月,任丘法院出岸法庭因为一起家事纠纷的顺利解决,原、被告双方先后送来共三面锦旗,一时间出岸法庭的春光更显爽朗、明媚。

事情要从2017年春节后不久说起。2月的一天,一对面色焦急且失落的夫妇紧张地赶往出岸法庭立案,工作人员接到诉状后一看,这是一起遗产继承纠纷案件,原告边某荣起诉其亲弟弟边某军,要求分割其父边某去世后遗留下的房屋拆迁款110余万元,工作人员一边接待边某荣,一边了解相关情况。

通过询问,法庭了解到,因为赡养老人等家务问题,兄弟俩之间的隔阂已经很大。不仅如此,这个案件还有其他利害关系人,即原、被告的母亲刘老太太以及被继承人边某的女儿边某英。作为该案的承办法官,张瀚及时地理清头绪,经过各种周折,做了大量走访及解释工作后把刘老太和边某英追加为原告,至此,整个案件的复杂性逐渐浮出水面。

这起继承纠纷案不仅标的大,涉诉主体多,而且家庭内部人员关系复杂。刘老太年过八旬,依妻子身份主张分得拆迁款50万;边某荣认为自己尽了儿子义务,主张分得四分之一;边某英认为自己系边某养女,理应分得30万;而边某军认为自己有遗嘱和录像为证,遗产应全部归自己所有。几个人各执己见,针锋相对,庭审从上午九点半持续到下午一点左右,休庭后紧张的气氛仿佛依然无法散去。

为能够更加方便协调本案,张瀚在送达应诉手续时就建议刘老太选择一名代理人,后刘老太与边某荣委托了同一名代理人。庭前与庭后,张瀚经过反复思考,把调解的突破口放在边某军身上,因为边某军持有的遗嘱有几处明显的瑕疵。释法后,张瀚进一步明理,他与边某军谈起母子情、兄弟情、兄妹情,同时张瀚还建议边某军广泛咨询其他具备法律知识的群体,几次工作下来,边某军终于认识到自己持有的遗嘱存在几处较为不利的漏洞,态度不似之前坚决,调解工作有了重大进展。

但三名原告这边,他们都认为自己太委屈,数额始终难以统一。对此,张瀚没有畏难,而是加强与边某荣及刘老太代理人的沟通,着重强调遗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边某真实的内心想法,从尊重逝者出发,不能死板的抠法律字眼,而且家庭矛盾不同外部矛盾,血浓于水,宜和不宜激。经过张瀚执着的劝解引导,三名原告最终认可了张瀚的观点,都表示尊重法庭主持的调解意见。

在张瀚的主持下,四家最后达成如下调解协议,三原告每人均得24万,余款归边某军所有,协议签订三日后,边某军按约打款,自此,一起棘手的家庭继承纠纷顺利结案,各方均表示非常满意。

   5月16,原被告均为张瀚法官及出岸法庭送来锦旗。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