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任丘法院:向“脱壳”公司说“NO”

  发布时间:2017-05-19 11:43:21


5月17日上午,任丘某家具有限公司创始人、72岁的李老先生将50多万元的赔偿款打到法院账户,代替其子李甲履行了法定义务。至此,申请人靳某惨遭二级伤残四年后,终于如愿拿到救命钱。

2010年9月,靳某到该家具有限公司从事会计工作,未签订劳动合同,未参加工伤保险。当时,公司的法人正是李甲。201368日,靳某下班途中遭遇无责任交通事故,被鉴定为二级伤残,需安装假肢,且终身需护理。伤残确定后,因与家具公司协商未果,靳某向任丘市劳动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618日,仲裁委员会做出如下裁决,被申请人支付靳某各项损失共计691350.91元。

2016年18日,靳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一庭副庭长左占久是案件承办人。看到靳某的悲惨现状,左占久决定特事特办,开辟绿色通道为其维权。收案后第三天,左占久便和书记员前往该家具有限公司调查,经查,该家具公司已于2014年更名,法人变成了李乙,但股东没换,厂房、设备包括家具都没变,协议表示李乙是租用该公司进行经营,租期十五年,租金为零。敏锐的执行法官感到,该家具公司不过是在玩“金蝉脱壳”的把戏,借以逃避执行。更为困难的是,公司当时的法人李甲已经移居澳大利亚并取得了护照,联系起来简直是难比登天。

一边是逍遥在外的被执行人,一边是亟待治病钱的伤残申请人,左占久决定,以该家具公司及李甲为对象,执行要继续,力度不能减。他先去金融系统查询了公司及李甲个人名下的账户,查得了3100元余额,迅速冻结,并将钱及时转给了靳某。后他一边多方打听李甲线索,一边继续采取强制措施,查询公司名下车辆情况,并经过向院领导汇报,查封了该家具公司位于任丘市某乡的办公楼一栋。这时,在左占久的指导下,负责联系李甲的靳某的代理人也取得了进展,329日,通过微信添加上了李甲。经与李甲聊天,李甲称公司已交由李乙,自己一概不知,联系人虽是将拒不履行法定义务的严重后果以及靳某的悲惨境遇反复与之交流,但李甲始终以不知情搪塞,44日,李甲被任丘法院加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421日,经由靳某申请,李甲被法院裁定限制出境。

虽是种种强制措施用尽,但皆不是短期能见效果的。左占久一刻也不停的奔波在执行的路上。经过缜密思索,他决定再去银行查询账户走账情况,这一查还真的查出点问题,左占久发现,有本市的一个单位曾几次给该公司账户打过钱,经查得知是这个单位从该家具厂购买家具,选的分期付款,最后的一笔约2万元的保质金还没有最后给付家具厂。左占久迅速对这笔保质金进行扣划,并将钱再次转给靳某。

转眼到了2017年初,因多次去银行查询,左占久又得到了一条线索。李甲的公司因在银行有大额贷款,曾交付银行一笔100000元的贷款保证金。左占久想划拨这笔保证金,但银行方面不同意。后左占久几次三番跑银行,反复和其负责人协调,将靳某严重伤残急需治疗资金的境况告诉银行,希望银行能帮助靳某渡过难关。执行法官的执着和真诚最终打动了银行工作人员,这笔保证金被顺利扣划,并于阴历年底送到了靳某手上。

2017年过后不久,几经打听左占久得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3月李甲将回国。如果这样,那么采取的强制措施就要有效果了。但是,李甲并没有如左占久期待的如期回来,但是,李甲的父亲、家具公司创始人李老先生却回国了,住在任丘的一个小区内。左占久多次登门拜访李老先生,和其协调这起案件,但李老先生也和李甲如出一辙,称家具公司已经换了主人,李乙才是负责人,自己只是挣工资,三年多没有过问公司事情,第一次到访时,李老先生还用拒签文书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尽管苦难重重,但是左占久始终没有放弃这条线索,他自己或者邀请德高望重的人一起上门做李老先生的思想工作,从靳某凄惨的现状,到家具公司的声誉,从黑名单、限制出境讲到李甲个人生活将遭遇的困境,有情有理,清理交融,他还动员靳某自己到李老先生家中,让老先生看看自己是如何需要这笔救命钱。巨大的法律震慑和舆论压力下,李老先生最终放弃坚持,自筹50多万元代替儿子李甲赔偿给靳某。

   这真是公司自作聪明,“金蝉脱壳”逃避执行,法院多措并举,“雷霆出击”促其执行。5月17日这天,靳某的赔偿款到位了,看着靳某喜极而泣,左占久如释重负。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