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一封“感谢信”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7-05-19 11:40:39


5月16日上午,一封来自华北石油A公司的感谢信到了任丘法院院长办公桌上,该信致谢的是出岸法庭法官张瀚,称其主持公道,维护和谐,高效服务,至此,这起头绪繁杂的买卖合同纠纷案才被大家知晓。

 

案件背景

2011年,华北油田的A公司(原告)和B公司(被告)正式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2012年,又签订产品购销合同。A公司是一家面对油田市场的技术贸易公司,主要为油田单位提供采油机械设备和技术服务,有丰富的石油企业客户,B公司是一家供应相关油井货物附加技术服务的公司,重要业务是对掌握油田市场的公司提供相关技术服务。依据协议,B公司向A公司提供产品和售后服务,A公司将此产品和技术服务用于青海油田市场。

硝烟四起

2013年,双方开始产生了纠纷。先是A公司将B公司起诉至法院,称B公司对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不能按要求及时提供,给其造成损失。且A公司为解决B公私的资金短缺困难,给其垫付15万元资金,但B公司仍不改进,致自身出现了80多万元的损失,请求B公司赔偿,并终止双方合作。后B公司反诉双方系买卖合同关系,A公司购买自己货物后仅支付了部分货款,请求A公司支付货款计1052000元。一审判决后,B公司上诉,并在庭审中申请法院调取青海油田方证据,后案件被发回重审。

抽丝剥茧

发回后,张瀚主办此案。他仔细阅读中院的发回重审裁定和提纲,注意到案件发回的关键点是查明A公司对青海油田供货的质量和验收问题。在送达中院裁定书后,B公司提交了调取证据申请书。后张瀚和同事从河北赶往甘肃青海油田的办公处,调查得知机器设备验收合格,售后服务不存A公司所诉在问题。

青海回来后,张瀚很快布置了庭前会议。A公司面对不利证据,又增加了诉求,要求B公司返还生意往来中的155万元借款。庭审当日,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专程从新疆乘飞机回任丘参加庭审,庭审从下午3时持续到6时。过程中,双方各不相让,A公司坚持双方的法律关系为承揽合同,工程未完工,故无法付款。而B公司坚持为买卖合同,A公司不结算货款所以不提供服务。双方各执一理,互不相让,最后B公司当庭提交申请,要求追加青海油田为第三人。

庭后,张瀚又仔细的审阅了一审的卷宗以及第二次开庭的双方证据。这次他发现,A公司提供的证据难以支持其主张损失的理由以及数额,而B公司要求返还货款的诉求,亦不能提供切实可行、准确无误的货款数。对此,张瀚觉得,调解无疑是此案最理想的解决方式。

有了这个思路,张瀚开始着意案件的相关背景。通过与B公司代理人许某交谈,他得知一条重要信息,双方的法定代理人有过愉快合作,之后误会深重。既然双方的老板都有沉重的心结,张瀚决定以他们为切入点,打开案件突破口。几经问询,张瀚联系上了A公司负责人,他先表明身份,而后表示对A公司成绩的肯定及处境的理解,并表达了愿做中间人的诚意。这种突破传统的代理人传话调解方式为张瀚获得了信任和好感,案件发回重审后终于迈出重要的第一步。

 同样,急需资金的B公司经张瀚说服,也欣然接受了调解的提议。调解的过程是紧张而又充满挑战的,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策略上,面对面与背对背灵活交叉运用,在张瀚的耐心劝说下,B公司负责人主动向A公司负责人发短信问候,并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双方对抗情绪逐渐减少。但调解终不是一蹴而就的,张瀚充分抓住当事人趋利避害的心理,让双方对自己的情况将产生的法律后果预知,因A公司和B公司都存在诉求确定但证据明显不足的劣势,几个来回,原告的攻势不再犀利,被告的底气也不再十足。

2017春节过后,为了更加深入了解案件的事实,张瀚约谈了A公司的负责人陈某和职员丁某。谈话得知,法院前往甘肃调证后,A公司在青海油田的信誉程度受到影响,产生了很大的间接损失。张瀚将这一情况反馈给B公司,强调A公司间接损失数额很大难以估算,建议将A公司的的间接损失加主张的借款与B公司主张的货款相抵。B公司经过反复的考量,认为法官的分析判断于法有据且合情合理,最终放弃高额主张。几经协商,双方将各个项目相抵,达成A公司给B公司十万元的调解意见。至此,一场历时两年多的官司终于结束,双方都觉得非常释然。

法官心得

审理案件要多措并举,了解全面,深入人心,探其所求,以诚恳让人退让、以耐心让人温暖、以法律让人敬畏、以公正让人信服。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