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来之不易的“认可”

  发布时间:2017-04-24 16:54:03


4月10日,四川籍女子何某第四次来任丘法院,领取其丈夫的死亡赔偿金。从执行法官手中接过100000元钱时,她难掩激动,更因之前的误解而深感惭愧,一边感谢一边道歉。

2014年1028日,何某的丈夫王某驾驶货车替人送货过程中,因雨天路面湿滑发生事故,当场死亡。王某自20098月受雇于任丘某物流服务站,从事货车驾驶工作,月薪6000元,未签订劳务合同,未参加工伤保险。

2014年1110日,何某与家人依法向任丘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2015211日,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定:王某与物流站存在劳动关系。2015623日,向任丘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对王某的工伤认定申请,获得支持。后何某等人与物流站经营者韩某就赔偿款多次交涉,均未果。2015628日,任丘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如下裁决:被申请人韩某赔偿何某等人死亡赔偿金、亲属抚恤金、交通费等共计654105元。

2016年818日,何某及家人向任丘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何某从四川过来,执行员贾世超决定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集中精力办理起这起案件。虽然下的力度大,但实际成效并不明显,被申请人韩某曾是多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反执行经验丰富,他以货款不到位等诸多理由推托,不温不火,既不说不履行,实际上又不履行。此时,焦虑的何某却开始质疑法院和法官,认为自己是外地人,地方保护主义把自己排斥在外。贾世超一面做其解释工作,一面加大对韩某的执行力度,在查询了韩某的房产、银行账户和车辆情况后,2016927日,经向院领导请示,查封了韩某位于任丘某小区的住房一套,很快,1220日,又对韩某做出罚款100000元的决定书。法律震慑下,韩某终于同意赔偿,但他提出30万元的赔偿数额。这个举动激怒了何某,面对执行法官做的大量调解工作,她却认为法官在替韩某压价。执行员贾世超虽然顶着巨大压力,但一刻也没有停止执行的脚步。农历新年将至,双方还因为赔偿数额争执不休。201714日,韩某被法院通知其已经被加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而依据法律规定,加入失信黑名单将被限制系列权利。开始,韩某没有被黑名单震慑,但18日,他从外地购买高铁票回任丘过年时,被告知自己购票权利受限。韩某经营物流站,常年在外奔走,这次他再也不能坐视“黑名单”不管了,主动联系执行法官,希望和对方执行和解。

时值农历新年,112日,韩某与何某同时来到法院。执行法官面对面、背对背做双方的思想工作,还邀请了被申请人韩某的熟人帮助予以“游说”。看到法官如此尽心竭力,何某深感不安,开始就赔偿问题与韩某进行诚心实意的协商。经过近四个小时的不懈努力,何某与韩某终于签署如下协议:韩某给付何某及家人人民币510000元,分四次给付,当日给付210000元,剩余300000210日、310日、410日每次给付100000元,后双方再无其他纠纷。

按照约定,何某于2月、3月、4月的10日分别如数拿到100000元赔偿款。最后一次来法院时,她对贾世超竖起了大拇指。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出处:任丘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